网站首页 > 产业安全> 文章内容

产业逐步复苏 出口迎来利好

※发布时间:2022-4-28 15:13:26   ※发布作者:佚名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4月25日,宁波一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出炉,实现了平稳开局,尤其是工业经济继续发挥支撑作用,全市工业投资、规上工业总产值、规上工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17.9%、18.5%、8.5%,稳住了基本面。

  但4月以来,上海等地疫情所带来的产业链不稳定加剧,传导至各个行业,问题也随之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不同行业、不同市场的企业近况各有不同,有不少担忧,也有一些潜在的机遇和利好。

  汽车产业是长三角地区受本轮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之一。目前,国内外大型整车厂基本是零库存运行模式,物流受阻和部分供应商停产导致整车企业大面积停滞。随着上周上海发布首批复工企业“白名单”,汽车产业上的链主企业快速进入复工节奏。各地工信部门都收到了上海企业的复工协同文件,宁波市经信局这几日就在不断处理相关协同要求。

  4月24日,记者从宁波某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获悉,特斯拉、上汽等在上海的整车生产已有新车下线,而其在上海的两座工厂也逐步恢复产能,预计本周将恢复70%以上的产能。“有新车下线,说明产业链基本已经打通,供应链恢复的曙光初现。”该上市公司相关人士称。

  该上市公司是一级供应商,协同复工的速度较快。而二级以下的零部件供应商可能还需要等待。北仑大碶高端模具园的一家企业负责人杜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从3月下旬起就维持“开四停三”的节奏。“这是自2020年武汉疫情至今,最淡的生产状况。”杜先生介绍,许多电子元器件产自苏州昆山,因疫情造成物流困难,使得配件断供,原本要发往珠三角的一大批智能后视镜产品延期交货。

  “但我仍然认为汽车零部件产业的阵痛是暂时的,全球汽车市场都在复苏。随着疫情逐步控制,供应链将陆续恢复,原来积压的订单和产能将加速。目前,我们还要耐心等待。”杜先生说。

  受疫情影响,宁波服装纺织产业过得较为。宁波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毛屹华说:“当前,服装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!”

  内销市场持续低迷。比如,博洋、太平鸟、GXG、杉杉、马骑顿等品牌龙头企业销售情况持续走低。据宁波市服装协会初步测算,与去年同期相比,宁波服装在全国品牌门店的客流、销售均下降3成左右。4月以来,销售额继续下滑。

  据统计,宁波品牌服装的春装产品产销率不到40%,库存积压严重,随之而来的过季服装将大幅贬值,亏损风险加剧。同时,疫情导致的消费下滑也传导到线上电商,宁波品牌服装的线上业务平均销售额同比下滑三分之一以上。

  “疫情导致中产阶层收入减少或出现减少的风险,消费者也更加谨慎,消费分化的趋势加剧。”吴晓波在4月23日晚上的直播中表示。

  二是,产业链正加速转移。中国服装协会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印度及东南亚国家复工增产势头迅猛今年前2个月,越南纺织服装出口同比增长48.18%,印度成衣出口同比增长19.33%。孟加拉1月出口同比增长41%,其中服装占出口的84.21%。订单向东南亚、印度以及土耳其、墨西哥等近岸国家转移正在加速。

  “因为针织产品的自动化程度较高,对劳动力技能的要求也不高,东南亚国家劳动力、土地成本的优势使今年的转移势头加速。”陈伟东分析称,“随着美国继续调整对东南亚国家商品进口的关税,订单正在转向东南亚国家,产业转移或许还会加快。目前,宁波外贸针织服装的出口订单很少,到5月份都是稀稀拉拉的。”

  宁波雅楚制衣负责人周辉明告诉记者,随着欧美和东南亚的“躺平”防疫政策实施,人们的商务、社交迅速增加,对西服、衬衫的需求出现爆发式反弹。比如,奉化的爱伊美、铭朗,鄞州的富尔制衣等,均接到大量梭织服装出口订单。

  “相比针织,梭织产品特别是西服的制作工艺、难度、品控要求都比较高。因此,短期不存在产业转移风险。”毛屹华说。

  宁波是梭织服装的重要产地。中国商业联合会4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雅戈尔男衬衫已经连续25年(1997年至2021年)获得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,男西装连续22年(2000年至2021年)获得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。同时,梭织服装的附加值高、利润率高。

  家电领域,外贸订单情况并不景气。北仑某大型厨房电器企业负责人俞先生告诉记者,去年同期,公司的订单曾排产到当年10月份。而今年,仅排到6月份。

  “年初的深圳、东莞疫情,加上目前上海、苏州的疫情,导致今年电子元器件供应一直处于紧张状态。”俞先生说,“由于去年缺芯之苦,为此增加了原料库存,目前生产还是平稳的,一周生产6天。”

  俞先生介绍,过去两年,因为欧美疫情,大多数人在家做饭,所以订单量很大。今年订单下滑在预期之中,目前企业经营还算正常。

  但部分季节性家电产品仍然面临较大生产压力。象山一家出口户外灭蚊灯的企业负责人胡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产品有一批关键原料(电子元器件)因苏州疫情断供。“北半球的灭蚊灯交货期是5月份,如果5月不交货,生产出来就卖不掉了。”他说。

  文具行业的与家电相似,但宁波文具行业协会秘书长俞勇锋还是看到一些利好因素在积累。首先,原材料价格正在回落。因此,二季度正常经营的企业,利润情况会有所好转;其次,美元升值,也让外贸出口企业增加了价格竞争力。外贸基本盘会保持基本稳定。

  吴晓波在4月23日晚上的直播中也给企业家提了几点:一是,在困难时刻,企业家要坚守主业,不要贸然投资其他行业,降低经营风险;二是,工,留住人才,唯有人才才能帮助企业渡过。

  4月25日,宁波一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出炉,实现了平稳开局,尤其是工业经济继续发挥支撑作用,全市工业投资、规上工业总产值、规上工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17.9%、18.5%、8.5%,稳住了基本面。

  但4月以来,上海等地疫情所带来的产业链不稳定加剧,传导至各个行业,问题也随之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不同行业、不同市场的企业近况各有不同,有不少担忧,也有一些潜在的机遇和利好。

  汽车产业是长三角地区受本轮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之一。目前,国内外大型整车厂基本是零库存运行模式,物流受阻和部分供应商停产导致整车企业大面积停滞。随着上周上海发布首批复工企业“白名单”,汽车产业上的链主企业快速进入复工节奏。各地工信部门都收到了上海企业的复工协同文件,宁波市经信局这几日就在不断处理相关协同要求。

  4月24日,记者从宁波某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获悉,特斯拉、上汽等在上海的整车生产已有新车下线,而其在上海的两座工厂也逐步恢复产能,预计本周将恢复70%以上的产能。“有新车下线,说明产业链基本已经打通,供应链恢复的曙光初现。”该上市公司相关人士称。

  该上市公司是一级供应商,协同复工的速度较快。而二级以下的零部件供应商可能还需要等待。北仑大碶高端模具园的一家企业负责人杜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从3月下旬起就维持“开四停三”的节奏。“这是自2020年武汉疫情至今,最淡的生产状况。”杜先生介绍,许多电子元器件产自苏州昆山,因疫情造成物流困难,使得配件断供,原本要发往珠三角的一大批智能后视镜产品延期交货。

  “但我仍然认为汽车零部件产业的阵痛是暂时的,全球汽车市场都在复苏。随着疫情逐步控制,供应链将陆续恢复,原来积压的订单和产能将加速。目前,我们还要耐心等待。”杜先生说。

  受疫情影响,宁波服装纺织产业过得较为。宁波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毛屹华说:“当前,服装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!”

  内销市场持续低迷。比如,博洋、太平鸟、GXG、杉杉、马骑顿等品牌龙头企业销售情况持续走低。据宁波市服装协会初步测算,与去年同期相比,宁波服装在全国品牌门店的客流、销售均下降3成左右。4月以来,销售额继续下滑。

  据统计,宁波品牌服装的春装产品产销率不到40%,库存积压严重,随之而来的过季服装将大幅贬值,亏损风险加剧。同时,疫情导致的消费下滑也传导到线上电商,宁波品牌服装的线上业务平均销售额同比下滑三分之一以上。

  “疫情导致中产阶层收入减少或出现减少的风险,消费者也更加谨慎,消费分化的趋势加剧。”吴晓波在4月23日晚上的直播中表示。

  二是,产业链正加速转移。中国服装协会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印度及东南亚国家复工增产势头迅猛今年前2个月,越南纺织服装出口同比增长48.18%,印度成衣出口同比增长19.33%。孟加拉1月出口同比增长41%,其中服装占出口的84.21%。订单向东南亚、印度以及土耳其、墨西哥等近岸国家转移正在加速。

  “因为针织产品的自动化程度较高,对劳动力技能的要求也不高,东南亚国家劳动力、土地成本的优势使今年的转移势头加速。”陈伟东分析称,“随着美国继续调整对东南亚国家商品进口的关税,订单正在转向东南亚国家,产业转移或许还会加快。目前,宁波外贸针织服装的出口订单很少,到5月份都是稀稀拉拉的。”

  宁波雅楚制衣负责人周辉明告诉记者,随着欧美和东南亚的“躺平”防疫政策实施,人们的商务、社交迅速增加,对西服、衬衫的需求出现爆发式反弹。比如,奉化的爱伊美、铭朗,鄞州的富尔制衣等,均接到大量梭织服装出口订单。

  “相比针织,梭织产品特别是西服的制作工艺、难度、品控要求都比较高。因此,短期不存在产业转移风险。”毛屹华说。

  宁波是梭织服装的重要产地。中国商业联合会4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雅戈尔男衬衫已经连续25年(1997年至2021年)获得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,男西装连续22年(2000年至2021年)获得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。同时,梭织服装的附加值高、利润率高。

  家电领域,外贸订单情况并不景气。北仑某大型厨房电器企业负责人俞先生告诉记者,去年同期,公司的订单曾排产到当年10月份。而今年,仅排到6月份。

  “年初的深圳、东莞疫情,加上目前上海、苏州的疫情,导致今年电子元器件供应一直处于紧张状态。”俞先生说,“由于去年缺芯之苦,为此增加了原料库存,目前生产还是平稳的,一周生产6天。”

  俞先生介绍,过去两年,因为欧美疫情,大多数人在家做饭,所以订单量很大。今年订单下滑在预期之中,目前企业经营还算正常。

  但部分季节性家电产品仍然面临较大生产压力。象山一家出口户外灭蚊灯的企业负责人胡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产品有一批关键原料(电子元器件)因苏州疫情断供。“北半球的灭蚊灯交货期是5月份,如果5月不交货,生产出来就卖不掉了。”他说。

  文具行业的与家电相似,但宁波文具行业协会秘书长俞勇锋还是看到一些利好因素在积累。首先,原材料价格正在回落。因此,二季度正常经营的企业,利润情况会有所好转;其次,美元升值,也让外贸出口企业增加了价格竞争力。外贸基本盘会保持基本稳定。

  吴晓波在4月23日晚上的直播中也给企业家提了几点:一是,在困难时刻,企业家要坚守主业,不要贸然投资其他行业,降低经营风险;二是,工,留住人才,唯有人才才能帮助企业渡过。房峰辉 四中全会

  

公交站